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台湾佬美性中文

时间:2019-12-07 12:50:40 作者:澳门博彩轮盘下载 浏览量:33674

台湾佬美性中文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台湾佬美性中文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台湾佬美性中文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台湾佬美性中文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澳门赌场上市公司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中國女人獸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k娱乐平台注册方法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线上国际博彩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相关资讯
99真人娱乐送钱在线投注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威尼斯人送56的网站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网上娱乐注册送18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彩金菠菜

笔者前不久有次去河南教会走访的经历,与不少朴实的基督徒和牧者同工交流过程中,发现从他们口中听得最多的一个就是“感谢主”:或是以“感谢主”为聊天的开头,或是以“感谢主”作为某个话题的结束,有的人在思考要说什么的时候也要“感谢主”;“哎呀!感谢主!”“唉,感谢主……”,有时甚至在谈话时说完两三句自然就加一句“感谢主”——有时说的事情是高兴的,比如妻子刚刚生完孩子或者神医治了自己的病,但有时说的本来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丈夫去世或者自己发生了车祸的现场,都少不了这句“感谢主”。

——可以说,“感谢主”或多或少脱离了它本来文字的含义,仿佛成了一种口头禅。这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尤其是在本来谈论悲伤和需要安慰对方的事情的时候。

对此,你怎么看?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两位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服事的牧者同工以及一位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牧者分享了他们对此的观点。这几位同工认为,常常感恩当然是好的、操练自己常常感谢主也是需要的,但是把这个弄成了只是生活中一种口头禅,却会导致未信者对基督信仰的误解,也对信徒本身的生命成长有害;而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传统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反映的背后根本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活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非常严重的,应当解决。

范牧师说,这种现象是在80年代的时候形成的,信徒们都把“感谢主”挂在嘴上,这句话的含义、意义都已经被淡化,已经变得和口头禅一样,成了习惯。

另外一位梁弟兄说:“有的人把‘凡事感恩’的教导记在心里,就会不断的‘感谢主’。”但是长此以往,反而变得不加考虑地说“感谢主”,这个其实并不好。

范牧师谈到,他现在也在帮助自己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纠正这个,因为感谢主不是挂在嘴上的:“有时候这样,会让不信的人反感。”他举例说,如果有人帮助了你,你却说了“感谢主”,对方会觉得,我帮的你,你却还感谢主。

梁弟兄认为,从心里面是应该感谢主的,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时候还是要考虑那个场景,比如基督徒有亲人去世,却还是说着“感谢主”,那不信的人会觉得很奇怪:“啥意思啊?你家里有人去世还感谢主?”别人会觉得这个信仰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话要注意场合。

在河南农村教会服事的陈弟兄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这根本上反应了基层教会的“二元论”神学思想。

陈,“感谢主”变成口头禅之后,说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感谢主,就好像“阿弥陀佛”或者“Oh my God”一样。

而教会内哪个群体的人更容易说“感谢主”呢?陈弟兄说,平信徒一般都会说,而教会牧者在教会内部的时候会说,在教会外部,则不会说——农村、城市都是如此。

牧者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态呢?陈弟兄解释说,牧者为了能够牧养信徒,需要防止信徒“攀缘”,就是防止信徒和自己扯上过多亲密的关系,要“端着自己”,不能跟信徒说很多话,要表现出一种大师的高深,如此才有牧者的威严,才可以很好地牧养信徒。此外,牧者在信徒面前,也要有一种“刚强”的样子,否则无法牧养信徒。因此,牧者在信徒面前,要表现的要多属灵有多属灵。但是牧者相对于信徒来说懂得更多,他虽也知道要凡事感恩,但是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意义的,比如随意地感谢主,他也懂得跟人交流的技巧,所以面对非信徒就不会随意说属灵的话语。

此外,陈弟兄还指出有些牧者在信徒面前说许多属灵的言语是纯粹的虚伪,这样的牧者很会在信徒面前伪装自己。这样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呢?陈弟兄说:“基督徒会自动的让自己身上拥有一点基督徒的标识,基督徒所理解的标识就是语言上的一种表达,比如用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表达来证明自己,佛教有双手合十,基督教就是‘感谢主’,它是身份的表达。”他补充说,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要有属灵的标签,“感谢主”是一种很属灵的事情,它最终演变成了最具代表性的表达。作为基督徒,如果言语中没有一点点基督教的痕迹,那就是“很不属灵”,当被评价为“不属灵”,就意味着这个基督徒被评价为不像一个基督徒,反之,就是像一个基督徒。

信徒与信徒之间频繁地把“感谢主”变成一种口头禅,让这句话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让感恩没有意义,信徒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感谢。这样的基督徒在面对好的事情说“感谢主”的时候,的确会有感谢的心在里面;但是面对不好的事情,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这件事,并且心里不一定是感谢的,也不一定有信心,却仍然说“感谢主”来作为自己信心的表达。——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脱口而出的本能。

陈弟兄表示,传统教会当中,即便自己所受的帮助是直接来自于人的,却不首先感谢这个人,却要先感谢主,甚至只感谢主,不感谢人;帮助别人的基督徒也会在得到感谢的时候说:“不要感谢主,感谢神吧!”陈弟兄说,这是因为在传统教会有点过激的否定人,既然如此,那只能感谢神,人做得再好,也只能感谢神,不会去感谢人,也认为不应该感谢人,自己也不应该受到人的感谢。这也是对“荣耀归给神”的一种错误理解,陈弟兄解释,荣耀是要归给神的,但是人所当受的感谢也要给他。

“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必须被信仰所取代,你跟人之间的关系,你跟世界的关系,都必须用一种他们(指基层教会基督徒)认为的纯粹的属灵的关系来取代,人?毫无意义,不需要感谢;世界毫无意义,不应该感谢。”陈弟兄说,这本质上就是“二元论”的神学思想。基层教会对“人论”的一种解释体现了二元论思想对人的否定,他们认为,“灵魂体”的三个层面当中,灵是属神的,是善的,人犯罪之后,灵沉睡了;魂是理性的、中性的,代表了人的意志、思想;体是邪恶的——传统教会所说的“属灵人”不是属圣的,而是属人的灵的。你的魂越靠近你里面的灵,你的信仰就越好,你越能得神更多的祝福;你的魂越靠近你的体,你就越会犯罪。这种传统教会的“二元论”体现在人身上,就是认为人的灵是绝对的善,而体是绝对的恶。

陈弟兄说,“感谢主”现象反应的本源的问题是基督徒信仰与实际生命(生活)的割裂,信仰对于基督徒而言成为一层外衣,却与其实际生活没有真实的联系。

那这个现象需要得到改变吗?陈弟兄认为,形式上的改变说不说“感谢主”是没有必要的,也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但是其背后的信仰与生活的割裂问题是严重的,是需要得到解决的。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