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冠军国际68cmp

时间:2019-12-07 12:52:58 作者:迪拜 浏览量:91007

冠军国际68cmp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如下图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如下图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见图

冠军国际68cmp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冠军国际68cmp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3.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冠军国际68cmp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临汾天悦国际娱乐好吗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678娱乐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

满吉鑫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

休闲娱乐有哪些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

欧亿测速登录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网上电玩娱乐

继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的当今基督徒信仰的五个特征问题,本篇我们来说说如今教会该如何发展。这篇文章是给牧者朋友们的,如果你在牧养教会,那么这篇当中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应该着重思考的。

当今基督教最主要的任务应当是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

作为律法主义和锡安山主义的主要受害人之一,我想我有资格探讨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对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带给人对上帝的恐惧的捆绑,使得祭司运用控制而非神的恩典去吸引会众和信徒。

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例子:讲台上,教会牧者信誓旦旦的讲着恩典、耶稣,下台后却要求会众“讨上帝的喜悦,否则就会受到惩罚”云云。我们称这种先恩典,后律法的教导模式为“假恩典的教导”,因为人们并没有完全的存在于神的恩典和爱的里面,仍有对上帝惩罚的恐惧,在爱里没有得到完全,倒是最终让基督徒根本不相信有完全的爱,得恩典的可能性。这可说是现今教会之罪。

恩典神学则是用来反对律法主义的。要记住,恩典神学反对的,并不是旧约中“完全的律法”,恩典神学真正反对的应是新约中,不完全的恩典。不完全的恩典,即是律法主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义需要大家去理解。

二则我们要反对的,是锡安山主义。说白了就是,悲观末世论,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个世界在堕落,要离开这个世界。这类人不喜欢唱,这世界是我天父世界,而喜欢唱,这世界非我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积极对待生活,总想着飞向天堂里。他们眼中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混乱、悲观、邪恶等等,于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也便渐渐如此。

反对悲观末世论最有效的理论方法就是耶稣的“天国论”。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神学框架都是由圣经而来,于是判断一套神学是否可行,不是它仅仅基于圣经就可以了,还要看它的效果,它是否帮助我们活得更加有基督的样式,是否有耶稣承诺的丰盛的生命,是否有爱,有公义,等等。效果比所谓的神学正确,往往更加重要。所以说,耶稣的天国论是让人们定睛于现世,而不是超越去到天堂,因为耶稣再来之后的事,我们谁也不能知道,我们只知道,耶稣眷顾这个世界,他曾经来到人类历史上而没有把人类直接毁灭,耶稣说他还会再来,在耶路撒冷作全地的王,就在这你我生活着的地上。于是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天国,而非天堂,锁定在地上,而非天上。这是另一个同等重要的观念,如此我们便能够积极生活,对待非基督徒和基督徒。

反对律法主义和反对锡安山主义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会帮助其他种种问题的解决。

到时,信徒与教会的关系,不再是恐惧与控制,也不再是半恐惧与半自由,而是完全的自由。信徒们处于一种幸福的生活状态,传福音成了一件不需要再强调的事情,教会和信徒之间充满了自由与信任,教会以神的话语吸引会众,满足弟兄姐妹信仰生命所需,会众则积极提供教会经济上的需求,由此教会的发展将会更加繁荣,旧有的教会则会自然淘汰。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战略问题,实际上正在静悄悄的实践着,因为新时代环境为我们的革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信息通畅使人们很快能从宗教的捆绑中醒悟过来。

本篇题目中提到的新时代,没有限定国家,因为这革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包括欧洲、美国、中国、非洲。我们甚至可以称它为第二次的宗教改革。这一次的改革,才是基督信仰更好的深入个体,更趋向自由,和更加适应新时代。换句话说,它更加合适的名字,是信仰个人化运动。之所以强调个人,乃是指着这信仰更真实的一面说的,一个人不依赖教会还能拥有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而不是宗教,也才能更有生命的力量。

我们期待这一天能够早日的到来,更期待耶稣的早日来临!

基督时报转载于信仰与学术

....

热门资讯